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姚洋的博客

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上当与同情心  

2007-09-28 04:38:32|  分类: 方法与对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当与同情心

姚洋

2006-2-1

 

       年 初去印度开一个会,途径曼谷机场转机。离飞机起飞时间尚早,我便在侯机厅里转悠。突然身后有人用中文打招呼:“先生?”我回头,见一高一矮两个中国人站在 面前。打招呼的是矮个。他问:“先生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吗?”我说是。他说:“是这样,您看能不能帮个忙?我们俩从上海来,要到清迈去,可是我们的包弄丢 了。我们身上又没带多少现金,您看能不能借我们一百美元,买曼谷到清迈的机票?”看我有点犹豫,他从口袋里掏出名片,说:“我是神龙公司的。”我看了一下 他的名片,上面写着:“神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汽配经营部姚嘉升副总经理”,下面的地址是:“上海长寿路5692号长乐大厦1A”, 还有电话、手机、传真和网址等等。我说:“我们是本家啊!”矮个听了,喜形于色,说:“是吗?真是缘分!”我拿出一百美元给他们,高个说:“能不能多给点 儿?万一我们路上急用?”我就给了他们二百美元。矮个问我要了名片,说过几天就给我打电话。两人对我千恩万谢,挥手作别。

       我 正为自己解了同胞燃眉之急而沾沾自喜,没想到不到一个小时,又过来一男一女两个中国人,同样说包丢了,要借钱。我说:“不会吧?刚才就有两个人说丢了包, 难道这么巧?”两人一听此言,连忙说:“没关系、没关系。”然后转眼就不见了踪影。此时我明白了,“我遇到骗子了!”从印度回国之后,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太 太听。太太说:“这么简单的骗局,你怎么就看不出来?要是我,就会对他们说,我领你们去买票;他们的骗局一下子就给戳穿了。”是啊,我怎么就上当了呢?看 来问题出在我的同情心上。骗子不骗曼谷本地人,而专门跑到机场的国际侯机厅里找国内去的中国人骗;而且,他们的猎物也不是到泰国出差或旅游的中国人,而是 像我这样转机的中国人。以这样的人为目标有两个好处。一个是他们人生地不熟,不了解曼谷的情况。这些骗子肯定是长期在机场行骗,熟悉曼谷的人知道他们的骗 局。另一个好处是像我这样转机的人正在旅途中,容易产生孤独感,看到同胞容易起同情心。至于两对骗子是如何发现我是属于这类人的,可能是因为我时常去看电 视屏幕上的飞机起降时刻表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 实 验经济学的证据表明,人们并不完全按照个人理性行事。以著名的最后通牒博弈为例。在这个博弈中,参加实验的两个人分一块钱,一个人有决定分配比例的优先 权,而第二个人有否决权,如果他同意第一个人提出的分配比例,分配按这个比例进行,否则,实验组织者把钱收回,两个人都一分不得。按照个人理性的预测,第 一个人应该提议给第二个人1分钱,自己得99分钱,而第二个人会接受这个提议。但是,实验结果表明,多数扮第一个人的参与者的提议是自己得5070分,而多数扮第二个人的参与者会拒绝给自己的分配低于30分的提议。显然,实验参与人所参考的标准不是完全的个人理性,而是一种公平观。分配公平是人类根深蒂固的观念,如果有人违背了这一观念,人们甚至不惜牺牲个人利益来惩罚这种人,而这正是实验中第二个人所做的。

       和公平观相似,同情心也是人类根深蒂固的观念。我们可以用下面的同情博弈检验这一观念的普遍性。博弈由三个人参加,以ABC表示。实验组织者开始时给A10元钱,给B1元钱,并把这个信息告诉C。然后,组织者给C9元钱,让他分配给AB。我们可以把这个实验重复多次,每次参加的人都不同。那么,C的分配会是什么样的呢?我的预测是,C的分配将在A4元,B5元和A0元,B9元之间;前一种分配体现了“增量的平均”,后一种分配体现了“结果的平均”。我之所以这样预测,是因为我相信,人具有同情弱者的天然倾向,因此,把不同的人的境况拉平是一个自然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还可以把上面的实验修改一下,让C分配给AB的钱“生产”出新的钱来,并部分回报给A,但让A的“生产效率”比B的高。具体地,分给A的每一元钱可以“生产”出额外的一元钱,分给B的每一元钱只能生产出5毛钱。在新“生产”的钱中,C总是可以得到一半。显然,如果C是完全理性的,他应该把所有9元钱分给A,这样他可以得到4.5元的回报,其他任何分配带给他的收益都低于这个数。但是,我的预测是,存在一定数量的人,他们不会采用这个分配,因为这个分配的最终结果是A得到23.5元(10+9+4.5),B得到1元,C得到4.5元,极不平均。出于同情心,一些扮C的人会选择分给B一些钱,尽管这样做会降低他们自己的所得。

       对于公平观,学术界的一般观点是,它起源于人类对合作的需要:如果一个社会里遍布以怨报德的行为,这个社会就很难维持下去。同情心源自何处呢?它源自人类对和谐的向往。一个仅有公平的社会是缺乏色彩的,同情心让社会变得生动和有意义。亚当·斯密在《道德情操论》里说:“行善犹如美化建筑物的装饰品”。(106页)又说,基于同情心的道德是出自“一种对光荣而又崇高的东西的爱,一种对伟大和尊严的爱,一种对自己品质中优点的爱。”(第166页)如果世界只是理性经济人的天下,这个世界就是灰暗和低级庸俗的。正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比经济理性更高的追求,这个世界才变得如此丰富多彩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